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人社部:農民工工資必須“月薪制”,而且全覆

                  最近人社部下發通知,要求到2019年年底實現“月薪制”全覆蓋,并將這一措施作為根治農民工欠薪問題的重要手段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“月薪制”將要與農民工聯系在一起了,這件事兒,農民工舉雙手贊成,但記者調查后發現,執行起來企業的動力不足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 在山東青島即墨一處在建的建筑工地,農民工王萬軍告訴記者,自己從貴州老家出來打工近20年,一般來說每年八月十五中秋節或春節拿到工資,而不是按月發放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王萬軍:“每月都發生活費,年底肯定會結清了”。

            記者:“生活費的話每個月發多少”?

            王萬軍:“我們每個月發2300元”。

            記者:“那相當于一年發一次工資”?

            王萬軍:“發一次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  人社部近期印發《治欠保支三年行動計劃》,提出以解決工程建設領域欠薪為重點,綜合運用法律、行政、經濟等手段,用三年時間,形成制度完備、責任落實、監管有力的治理格局,力爭到2020年實現農民工工資基本無拖欠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最引人關注的是,在工程建筑領域實行農民工工資按月結算,到2019年底實現“月薪制”全覆蓋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年底統一發工資和工程款結算方式有關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不過在采訪中,記者發現,像王萬軍這樣,年底統一領取工資的農民工不在少數。青島萊西市一家建筑企業負責人吳經理對記者解釋,這主要和甲方工程款的支付方式有關。

            吳經理:“農民工工資不就是指望著甲方撥款嘛”。

            記者:“甲方的撥款有時不會那么及時”?

            吳經理:“肯定不會及時,他按節點撥款,比如主體完工,或者主體起來,干到幾層再給”。

            記者:“所以這一政策實施要先保證甲方按時給乙方錢”?

            吳經理:“對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農民工工資按月發放有難度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據了解,建筑領域普遍采用“包工頭式用工”,在招工方面,建筑企業往往進行層層轉包和勞務分包。這也使得農民工工資按時發放成為一種難題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山東一家建筑企業負責人張德斌認為,能否實行月薪制,還和企業的自身實力以及資金周轉能力掛鉤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張德斌:“國有建筑企業一般都可以實施月結制度。但是私營企業,因為建筑行業的資金不是那么充足,對資金周轉這塊就有壓力”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農民工工資月薪制真的那么難嗎?一家按月發放工資的企業——江蘇南通的一家國有建筑企業負責人徐翔告訴記者:按月結算工資更加規范,才更有利于企業的長遠發展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徐翔:“避免了一到逢年過節,農民工集中討薪。第二方面,農民工工資的利益得到保證,我們企業的信譽都得到提升。誰都愿意我干了一個月,到月底結清工資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月薪制也得到了各地農民工的肯定。河北石家莊一位干了十幾年泥瓦匠的劉師傅說:“如果說月薪制俺覺著好嘞,一個月發一回工資俺心里有底兒,這樣的話也能顧家嘞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企業應保證農民工工資無拖欠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周孝正表示,法律賦予農民工按勞取籌的權利,無論什么樣的行業、企業都應該嚴格執行,不容打折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周孝正:“對農民工實施月薪制,這是最起碼的要求,必須得做到這一點。像工程款的問題,都可以通過制度性的安排來解決。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就是“信”,這個“信”包括個人的信用、單位的信用、社會的誠信、一般企業的信用、自然人信用,就是不許拖欠工人的工資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年底統一發工資和工程款結算方式有關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不過在采訪中,記者發現,像王萬軍這樣,年底統一領取工資的農民工不在少數。青島萊西市一家建筑企業負責人吳經理對記者解釋,這主要和甲方工程款的支付方式有關。

            吳經理:“農民工工資不就是指望著甲方撥款嘛”。

            記者:“甲方的撥款有時不會那么及時”?

            吳經理:“肯定不會及時,他按節點撥款,比如主體完工,或者主體起來,干到幾層再給”。

            記者:“所以這一政策實施要先保證甲方按時給乙方錢”?

            吳經理:“對”。

            亚洲 天堂 国产在线播放_亚洲性线免费观看视频成熟_亚洲免费无码中文在线亚洲在